龚琳娜喊你一起过处暑

发布日期:2019-09-10 21:3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日处暑,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中不上不下,不早不晚的第14个节气,处暑怎么过呢?

  处暑无三日,新凉直万金。听完歌,看完词,心是不是已经凉凉了呢?春日赏花,夏夜听雨,秋分赏月,立冬观雪。2017年,歌手龚琳娜和喜欢中国文化的老公——老锣想用最诗意的方式打通古今,用二十四节气,串起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时间脉络,于是,夫妻二人选了24首应时应景的古诗词,为之谱曲,做了一张名为《二十四节气》的专辑。

  龚琳娜: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中国的24节气里面不同的节气就有不同的气节,也有不同的风俗,诗人在不同的节气里面也表达不同的情感。所以就这个主题来说,最好的就是唱古诗词,并能够把它像珍珠一样穿起来。老锣就决定写一组新的24节气古诗词歌曲,由他来写,我来唱,一年之内完成,也就是说我们俩的任务是每个月要做出两首新作品。去年整体完成之后,今年我们就把它放在舞台上,带到每一个城市。我走在哪里,就跟当地的少儿合唱团一起唱,他们的声音天籁一般,我觉得只有把这些古诗词教给孩子们,他们唱出来以后,中国音乐才有未来。孩子们站在舞台上唱的时候,你知道那是享受,一点都不是表演,我没有给他们排任何的动作,没有教他们任何外在的东西,完全让他们体会,比如说“春眠不觉晓春”让孩子们体会这种韵,当他们唱到“天下谁人不识君”,孩子们就像英雄一样站在舞台上,气场非常强大,这都把我感动。而且观众听到全场的人一起唱,才会对我们的文化真正的产生共鸣,产生自信。

  中国古诗词浩如烟海,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宝库,龚琳娜说,她在古诗词中获得了很多的能量。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让她懂得了要做自己;杜甫的“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让她学到会担当,而真正将古诗词唱出来其实还源于她的老公——老锣。

  龚琳娜:2004年,我做一张专辑叫《走生命的路》,那张专辑里就已经开始唱古诗词了。2004年也是我和老锣结婚的时间,在我们的婚礼上,我也唱了《登鹳雀楼》,那个时候就小试牛刀。后来老锣说,舒伯特可以把席勒、哥德的诗写成歌曲,全世界的歌手们都唱,为什么不可以为李白、杜甫、唐诗宋词和屈原的楚辞诗经等等谱曲,这样全世界的歌唱家也可以唱中国的新艺术歌曲。他有这个想法后,就开始写一系列的古诗词作品。老锣是从学习中国古琴开始涉猎到中国文人音乐的,他说他是一个德国人,但是他的文化心跳是中国的,他是中国的作曲家。

  1993年,老锣来到上海音乐学院拜古琴大师龚一为师,从此变成了一个中国迷。他会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中国文化和音乐更是如数家珍。很多人认识龚琳娜和老锣是因为歌曲《忐忑》,其实《忐忑》不过是他们推广“中国新艺术音乐”的一块敲门砖。

  龚琳娜:老锣是一个西方人,可是他完全沉浸在中国的文化当中,这点让我也特别诧异。我演唱的最大特色是把中国戏曲和民歌不同的音色和声腔融汇在一起,忐忑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各种各样的声音变化,而音色变化是中国音乐的魅力。大家听我的歌觉得新奇,就是因为里面的变化很丰富,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音乐人一定要创新,不能有边界、不能有条条框框束缚,我总希望我能够给观众带来新的东西,他们每次听我唱歌都听不腻。

  今年年初,龚琳娜带着一首《武魂》分别登上《歌手》和《经典咏流传》两档音乐节目的舞台。《武魂》融合了项羽的《垓下歌》以及北宋贺铸的《六州歌头·少年侠气》这两首古词,兼具英雄末路的悲凉与少年豪侠的慷慨雄壮。在央视《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龚琳娜与璧山少儿合唱团的合作版本,多了一份少年侠气,魅力十足。在《歌手》总决赛上,龚琳娜与石倚洁、王珮瑜强强联手,跨界合作带来的震撼,获得了高度好评,唱民歌的龚琳娜,唱美声的石倚洁,唱京剧的王佩瑜,这样的跨界很多人想都不敢想,但龚琳娜却认为理所当然。

  龚琳娜:我们三个在一起是中国的声音汇聚,石倚洁的高音特别明亮,他虽然学的是西方的美声唱法,但是我觉得他特别中国,是中国人喜欢的那种音色,而且他的咬字也非常清楚,很有行腔的韵味儿。王珮瑜本身是唱京剧的,但是她却敢于唱艺术歌曲,用京剧的味道来唱,我觉得这叫艺术的开拓和融合。而且我觉得,我们真的需要创新,需要新的流派,不能总是守旧,那样就没有新的观众了。

  在《歌手》比赛失利后,真性情的龚琳娜在镜头前洒泪,并说了这样一段话:“我现在的流泪,不是因为得了第几名,而是我真的觉得,唱古诗词的音乐,这条路还有很长。曲高未必和寡,观众可能会有他们的一个接受度,但是没有关系,我相信我唱到70岁,唱到90岁,观众会明白我的。”

  15年的爱情,15年的合作,龚琳娜和老锣之间有着怎样的趣事?敬请锁定FM89.3,8月26日15:00-15:30播出的《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