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发布日期:2019-08-18 03:01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大公网8月5日刊登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文章《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以下为文章全文:

  每到周末不太平。周六晚上,在油尖旺一带街区,暴徒纵火、堵路、毁坏国旗、叫嚣“港独”,四处横飞的砖头和汽油弹,尖锐的铁枝、可致盲的激光、有毒的化学粉末……堪称恐怖大片里的一幕。暴行令人愤怒,气焰十分嚣张!

  在社会各界强烈谴责暴力行为的同时,人们发现,被煽动起来搞事的年轻人当中,、李柱铭、陈日君、毛孟静、梁家杰、余若薇等乱港派“大佬”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既然视“民主、自由、人权”如阳光与空气,一刻不能缺少;既然视“违法达义”为正义之举,“举义”就在当下,乱港头目为什么不把当“英雄”的好机会留给自己的子女呢?

  显然,乱港头目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所做的是缺德事、违法事、肮脏事,不能让自己的子女参与。让自己的孩子走开,用别人家的孩子当“政治燃料”,用心何其险恶!

  当乱港派头目鼓动年轻人以身试法的时候,他们的子女在干什么呢?有媒体爆料:全家拥有英美护照。包括他自己、前妻所生的两子一女,以及现任妻子所生的两子一女;陈方安生三代英国精英。一对子女均毕业于英国,两个孙女也在英国读书。

  梁家杰一女两子,长女在英国大学毕业后,在外国的舞台剧做演员,大仔在美国佛蒙特明德大学读书,细仔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读书;余若薇有三个女儿,长女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在美国一家药厂工作,次女、细女均在英国读书;李柱铭独子李祖诒是大律师,12岁便到英国读书,毕业后返港执业。曾言:“永不碰政治”;而毛孟静则到处炫耀,在美国定居的儿子前途光明。

  由此可以看出,乱港派头目的子女都是“弃港派”,他们均是“社会精英”、“未来之星”,纵然是对“民主、自由、人权”感兴趣,也不会参与,更不会傻到冲在一线,一旦被检控,留下案底,为日后的发展留下隐患。香港这样乱下去,不仅对他们毫发无损,而一旦乱港派头目乱中得利,他们倒是可以继承“祖业”,更显其富足与尊贵。至于那些在街头打打杀杀的“烂仔”结局如何?他们何曾放在心上!

  年轻人具有天真、轻信、冲动、盲从的特点,容易被情绪所左右,老谋深算的乱港派头目抓住这一弱点,分五个步骤将其制作成“政治燃料”。

  第一步:“洗脑”。2014年非法“占中”前,戴耀廷就向学生灌输“违法达义”的歪理邪说,其核心要义是:只要目的正义,违法也是可以的。今年4月,包括戴耀廷在内的9名“占中”案犯被香港法院判刑,也为这一套歪理邪说判了死刑。然而,反对派头目仍然以这一套歪理蛊惑年轻人,害人不浅!

  第二步:编造谎言。修例缘于台湾杀人案,原本是一项正常的法律工作,但美国人一“关注”,乱港分子就闻风而动,编造谎言,宣扬“人人都是逃犯”。当特区政府揭穿其谎言,他们又用新谎言覆盖旧谎言,牵着年轻人的鼻子走。

  第三步:鼓动抗争。现时的香港积累了许多民生难题,年轻人心中有怨气。乱港派头目看到了“民气可用”,把年轻人对民生问题的不满,引向“反送中”、、反法治,鼓吹“暴力有时候也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明目张胆地鼓励暴力犯罪!

  第四步:美化暴力。六月以来,乱港派头目、反对派议员、不良媒体都把暴徒描绘为“英雄”“死士”,千方百计为他们暴行辩解,甚至到了不顾常识、恬不知耻的地步,鼓励年轻人施暴。

  第五步:帮助潜逃。日前,“7.1”暴力袭击立法会的30名暴徒已成功逃至台湾。乱港派头目似乎以此宣示:在香港干了坏事不用怕,我们有能力把你送到安全地方。

  “五步法”步步为营,环环相扣,没有“颜色革命”的丰富经验是策划不出来的。诸多证据显示,“香港之乱”是美国人的“杰作”,乱港派头目坐镇指挥,“”势力全力配合,一帮废青充当“炮灰”。

  周六夜里,就在油尖旺区地砖横飞、铁枝狂舞、火势熊熊的时候,在中环奢华的“米芝莲”西餐厅里,一帮人杯觥交错、欢声笑语,俨然就是一场“庆功宴”。聚餐之人有、陈方安生、陈日君等人,以及黎的助手和一神秘外国男子。有爆料人称,席间用英文大声说:“欢迎来香港,现在局势很好”。

  这一夜,乱港派头目的子女们安然无恙,他们在大洋彼岸继续书写着自己的“精彩人生”;

  这一夜,有20名施暴的年轻人被警方拘捕,他们将被送上法庭,等待他们的是牢狱之苦!

  害人子女,形同杀人。这让人想起“旺暴”之后,容伟业被判罪名成立,相依为命的93岁祖母在庭外痛哭失声,深怕“见唔番个孙”。其情其景,令人动容!最近一连串暴力事件中的暴徒也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乱港派头目令他人家庭陷入如此悲惨境地,毫无人性!

  香港当下的局势已与修例无关,乱港分子的目标就是反“一国”、搞“港独”,争夺香港的管治权。正如“汉奸黎”在美国的公开“供述”:“为美国而战”。时局如此明了,香港的家长们还忍心让孩子充当乱港派的“炮灰”吗?